中国围棋史话:两汉三国大发展 声东击西应此攻彼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4

  

  原文载于1987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围棋史话》,作者:见闻。

  第三章 围棋大发展的两汉三国时期

  第四节:声东击西,应此攻彼

  前面已提到,汉、三国期间,社会贤达中喜欢围棋的不少,“高品”也不乏其人。他们对围棋的造诣很深,加上他们的学识和社会地位,他们对围棋的论述,其深刻性、系统性、全面性和影响面,较之春秋、战国时期,有了很大的发展。这期间,还出现了一些有关围棋的专著。

  东汉著名史学家、文学家班固,写有《弈旨》一文,其部分段落散于《艺文英聚》、《古文苑》和《太平御览》之中,这是保存下来的最古老的围棋理论文章。班固对围棋作了细致、深刻的论述。他指出:一个好棋手要有雄才大略,有“苏(秦)、张(仪)之姿,固本自广,方能使“敌人恐惧”。此外,要有全局观念,计划要周密,“有似夏禹治水之势”。否则,“一孔有阙(打破缺口),坏败不振。”在对局中,作者提出了声东击西,应此攻彼的战术,提出“曹(刿)子之威,作伏设诈,实围横行”,“田单之奇,要厄相劫,割地取偿”。在自已棋势比较孤弱时,应取守势,这样,“既有过失,能量强弱,逡逻需行,保角依旁,却自补续,虽败不之。”

  班固的学生马融,写了一篇《围棋赋》,内容比《弈旨》更丰富,对棋艺的理解更加深刻。当时马融的名声已很大了,门徒千人。朝延的要官马日磾、卢植,经学大师郑玄都是他的学生。他对围棋的见解,博得好评。

  马融说,棋的胜负策略,犹如头发那样细微:黑白双方的布局,则象麻那样错综复杂。他认为,攻守各有法则,守要坚固,攻则应前后呼应,上下联络,不能“唐突”,否则,敌军将深入自方,杀子占地,自己的棋子就会处于上下离异、四面隔绝、围包不住、梗咽不畅的状态之中,这就很危险了。

  与马融同时的李尤,也著有一篇专门论述围棋的短文《围棋铭》,短短三十二个字,就使围棋对局跃然纸上,栩栩如生。铭中写道:

  “诗人幽忆,感物则思。忘之空闲,玩弄游意,局为宪矩,棋法阴阳。道为径纬,方错列张。”

  精通棋艺棋理的黄宪,曾撰有《机论》,专门论述围棋的虚实形势。他所说的“机”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布局,那时黄宪已提出,布局要着重解决虚实问题,布局好,进可以攻,退可以守,才能取胜、这一理论为我国围棋布局的战略思想奠定了基础。

  “建安七子”中的应玚也写过围棋专著,他的《弈势》至今仍保存完好。文中论述的围棋临局争斗时的得失,很有见地。

  汉魏三国时,也有一些反对围棋的议论。这些议论大都沿袭孔孟的偏见。西汉人贾谊说:“失礼迷风,围棋是也。”他觉得封建等级制和帝王的尊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封建礼教是治邦安民之本。然而当时围棋风行,上至君王大臣,下至平民百姓,都被围棋迷住了,一下棋往往就忘了尊卑,失了“礼”。因而他认为围棋是迷乱风气之物,不足取。

  还有一种看法,如西汉刘安在《淮南子》中提到,下围棋太浪费时间,如果用下棋的时间去读书求学问,“闻者必广矣。”

  由于围棋本身的魅力,只要下得适度,非但不浪费时间,而且能够启发智力,磨砺思维,加强人们彼此间的情感,那些反对的言论没有起到多大作用。

  (未完待续)

猜你喜欢